陕西援武汉护士的“妇女节”给儿童患者当“临时妈妈”

中新网西安3月8日电 (党田野 张丽姝)3月8日是“妇女节”,记者从西安中医脑病医院获悉,该院援武汉三名女性医护人员并未来得及享受节日,而是继续为一位儿童患者当起了“临时妈妈”。

在武汉方舱医院陕三病区,住着一位8岁小男孩阳阳(化名)。作为病区里唯一的儿童患者,在陕西省第二批支援湖北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护士汪凤麟、王蕊、屈萍的轮流照顾下,阳阳从害怕治疗到享受“团宠”的待遇,在病房里感受到了温暖。

疫情下,许多建筑行业、服务业企业延迟复工,让这些行业内有技能、有经验的农民工们不得不跨行业就业。记者登陆沈阳市就业和人才网上服务大厅发现,企业对生产运输工、医疗企业包装工、线上销售和营销人员的需求最多。

260路公交车上,48岁的许小平坐在角落,他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到沈阳市长白人才市场碰运气。掏出内衣兜里夹着337元的广告宣传单,上面密密麻麻记着划掉的电话号码。来沈阳第10天,许小平还在找工作。

梁建章:这是针对疫情期间的短期措施,谈不上是刺激政策。

新京报:目前国内部分城市已经对部分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人员入境采取了隔离措施。如果疫情进一步蔓延,你认为是否会扩大隔离的范围?

梁建章:国内比较乐观,国际不乐观。

汪凤麟称,在武汉病房度过的三八妇女节让她一生难忘。希望等疫情结束,回到西安后,还能跟阳阳视频聊天,诉说“临时妈妈”对他的惦念。(完)

辽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后,沈阳全部大型人才、劳务市场关停,马路市场被清理。这让习惯于老乡介绍、人才市场找活的许小平不太适应,开始打电话、手机上网找工作。

疫情期间,许多到外省市打工的农民工选择在当地就近就业。瓦工许小平放弃回河北打工,来到辽宁老家的省会城市沈阳找工作。为了避免聚集,招聘线下转线上,给许小平们带来了一些不适应。

2月8日起,沈阳市总工会利用“辽宁省农村劳动力远程技能培训平台”内视频资源开通网络在线就业技能培训。对农村转移就业劳动者等免费开展网络在线就业技能培训。同时,开通网络平台应聘就业渠道,通过沈阳各区、县(市)统一的就业信息数据库发布招工信息。

6.新冠疫情对中国的全球供应链地位有所影响,不过,在一两个月内不会发生供应链转移。

新京报:你认为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沈阳市一家大型制药企业招聘工作人员陈宇表示,因为疫情的原因,企业急需大量的生产运输工。“许多新增岗位在疫情中涌现,农民工们应当转变想法,可以找临时、目前急需岗位上的工作来做,同样有钱赚。”

梁建章:我们也必须警惕与世界脱钩的风险,尤其考虑到因为防疫策略不同而造成的脱钩风险。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美国政府正千方百计地要和中国脱钩,以打压中国的创新,美国还不断利用外交手段来劝说其他发达国家和中国脱钩。疫情暴发后,美国也是最先禁止中国人入境的国家。

4.为了避免经济脱钩的风险,我们必须全方位地加强和世界的交流,包括商品交流、信息交流,资金交流和人员交流。在人员交流暂时受阻的情况下,保持信息和资金的开放就变得更加重要。

今后很可能出现的一种局面是,一方面,中国本身对于疫情的控制做得比较好,另一方面,国外由于采取流感化的措施导致疫情继续蔓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很可能出于防疫考虑而阻隔和世界各国人员的交流。此举当然有利于防治疫情,却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脱钩,恰好达成了美国原本通过外交手段都难以实现的目标。

新京报:如果我们对于大部分国家严格采取隔离措施,这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哪些影响?

对此,沈阳市总工会利用“辽宁省农村劳动力远程技能培训平台”内视频资源开通网络在线就业技能培训,帮助农民工更好地应对线上招聘。

新京报:你说的大城市是指多大规模的城市?

截至2月24日,辽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为86.4%。随着建筑工地的陆续开工,经过不懈努力,在又打出去几十个电话后,2月25日,许小平在沈阳市浑南区找了一份建筑工地的活儿,干回老本行让他“硬气”不少。约定日薪240元,虽然较年前少点,不过他还算满意。

一天晚上熄灯后,汪凤麟走到阳阳床边为他掖好被角,还没睡着的阳阳拉着她说,自己一到晚上就想妈妈,天黑了害怕。汪凤麟抚摸着阳阳的额头说:“阳阳别害怕,你想妈妈的时候,妈妈也在想你。你最近检查结果挺好,再坚持几天就能顺利回家了。”在汪凤麟的鼓励和安抚下,阳阳最终安然入睡。

阳阳完成手工制作后,得意地跑到护士站“炫耀”起来。“你们快看,这只快乐小鸡拥有超能力,它能把新冠病毒消灭掉。”孩子天真的话语,让舱内紧张、忙碌的氛围柔和了许多。

梁建章:中国政府可以出台一些政策来刺激经济,比如尽快恢复湖北以外地区的正常经济和社会秩序,推出各种扶持企业渡过难关的政策,以及加大大城市的土地供应和基础设施建设,还有鼓励放开生育等措施。这些政策能够帮助中国经济尽快恢复元气,减少企业倒闭、员工失业等社会不稳定的风险。

2.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与全球隔离的代价。当中国以外的主要国家纷纷将新冠肺炎当作流感来应对时,中国也无法独善其身。尤其是在国内防疫胜利在望之际,也会很快面临这个难题:如何在开放和防疫之间寻找最佳平衡。

新京报:这次疫情会影响中国全球供应链的地位吗?

许小平的老家在阜新市彰武县农村。正月十五,去年他打工的工地延迟开工。2月9日,看到一则招工信息,他便揣上500元和老乡结伴来到沈阳,想着先随便找个活赚点钱。

1.如果因隔离导致对外交流受到影响,尤其是科学技术的交流,对于多国的经济创新,未来的经济活力等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新京报:你所说的刺激政策是什么?

当然,流感化的防疫对策,客观上可能导致更多的病人死亡,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但如果和以往每年死于流感的庞大人数相比,其实这个悲剧处于同一个数量级。所以在最初的恐慌期过去以后,流感化的防疫对策会逐渐成为常态,确保各国经济不至于因此停顿或者走向崩溃。在这种应对措施下,各国的发病率和死亡人数可能会高于中国,但他们其实别无选择,只能用好有限的医疗资源和最新的治疗手段,以尽量减少死亡人数。

梁建章: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外交流受到严重影响,这是一个“慢性病”,如果对外交流受到影响,尤其是科学技术的交流,对于多国的经济创新,未来的经济活力等都会受到负面影响。我还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希望可以理性选择如何防范国外输入与对外开放取得一个平衡点。

梁建章: 流感化的防疫对策是否有效,最终取决于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在湖北地区,疫情的死亡率高达3-4%,但该项数据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高估,因为其分母即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被低估。更准确的估算来自于湖北以外的死亡率,该数据在0.5%-1%之间,比流感的死亡率(0.1%-0.2%)高了几倍。未来随着医疗方案的不断改进和新药的推出,尤其是可以学习中国的宝贵治疗经验,未来存在死亡率降到和流感同一个数量级的可能性。

新京报:钟南山院士近日判断,疫情基本可以在4月底控制住。这样的话,目前受到重创的旅游、餐饮等消费是否会有报复性增长?

打电话不行,许小平开始用手机查找招聘信息。可连查三晚,也没找到一条有效信息。因使用的是二手套牌机,“一会儿提示我下载有风险,一会儿提示是否允许使用我的地理位置,一不小心还会点进广告。好不容易找到几个招聘信息,让我登陆填写个人信息,那个下拉框我点了一晚上没点明白。”许小平说。在记者的演示下,许小平花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学会如何录入,最终记者在纸上写下操作流程,他才记下。

老家在沈阳市苏家屯区农村的月嫂李法敏遇到同样情况。去年12月底,她结束上一份工作后就给自己放了长假。2月16日,她再找工作时,家政公司说仍有20多个家政员和月嫂待岗。家政公司好心地帮她们联系了母婴产品线上销售员的工作,就是加新生儿父母的微信,每天推销品牌产品,从中抽取提成。“我现在就开始学怎么在网上操作,也算是多一项技能。”李法敏说。

如果措施得当中国GDP增长6%可期  建议出台投资、鼓励放开生育等刺激政策

现在有很多海外留学和科研人员不能进行正常的国际旅行,有些教学和科研活动就可以通过国际互联网远程进行,遗憾的是,很多科研教学内容在国内却不能访问。我们应当利用最新的高科技智能过滤手段,更加精准地管控海外互联网内容,尽量避免阻碍非敏感信息的畅通交流。

那么,在内防和外防的同时,中国如何在开放和防疫之间寻找最佳平衡?对于目前多地针对外国人员入境的隔离政策是否会导致中国经济与世界脱钩?如何避免脱钩风险?国内经济如何恢复?中国GDP还能否保持6%的增速?是否需要刺激措施?旅游业何时恢复?如何看疫情之下的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为此,3月1日,新京报记者专访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

梁建章:需要花钱投资的政策和不怎么花钱的鼓励放开生育等算是刺激政策。

如今,疫情正在全球蔓延,韩国、意大利、伊朗等国家相继出现了大量社区感染,同时在美国、日本以及欧洲其他国家,也存在着进一步蔓延的趋势。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国家难以像中国一样采取强力的封锁和隔离措施,所以只能采取应对流感的常用手段,仅对重症的病人进行治疗,尽量降低死亡率。这种流感化的防疫对策,和中国式的疫情应对办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图为陕西护士汪凤麟与小患者合影。西安中医脑病医院供图 

许小平热盼的是,网上招聘页面做得再简洁些、招聘信息再醒目些、操作再“傻瓜”些。手机上网本是便利、高效的事,他希望不要成为网络素养不足的中老年农民工找工作中的“拦路虎”。

5.中国必须保持适度的GDP增速,建议政府可以出台投资、鼓励放开生育等政策来刺激经济,如果措施到位的话,6%的增速完全有可能。

王蕊称,3月5日晚上,她在例行生命体征检测和交接班后,专门来到阳阳的床边,问他还想吃点什么。阳阳摇摇头称:“我知道你出去不方便,我就想喝一次纯牛奶,记住味道以后就不要了。”孩子的一席话让王蕊听后特别心疼。为了不让阳阳失望,王蕊便让上早班的屈萍给孩子带上牛奶。

“阿姨,今天老师在网课上安排让做小鸡的手工,可我没有材料怎么办?”阳阳问护士屈萍。听到孩子的求助,屈萍利用工作间隙,从护士站和其他病房找来卡纸、剪刀、模型和双面胶。考虑到孩子使用剪刀有安全隐患,她就陪着阳阳完成作业的裁剪。

新京报:与世界“脱钩”会造成哪些风险?

新京报:尽管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有效控制,但目前国内经济依然面临压力,去年底大家还在讨论GDP增速如何保住6%的增长,今年来看你认为6%还能保住吗?

梁建章:如果全世界都采用流感化的应对方式,反过来也会给中国的强力应对方式造成巨大的压力,我们比较容易产生反向恐慌,代价是非常大的。目前国内部分城市对入境客人采取隔离14天的措施,但执行过程中有些地方“一刀切”针对所有入境客人。虽然,我认为这种一刀切的隔离方式肯定是不可取的,但是,隔离来自高风险国家的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在这些国家采取相对弱势的流感化应对方式后,其国民比中国人具有更高的传染风险,所以,仅从严控疫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自然应当限制和隔离这些外国人。但问题在于,绝大多数国家的疫情控制力度都不如中国,如果对于大部分国家都严格采取隔离措施,中国经济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

新京报:花钱投资在哪?

3.建议严格区分对外隔离,一刀切式的隔离方式不可取,但是,隔离来自高风险国家的人具有合理性。

“老板好,你们招人吗?”“你把信息留下来,等疫情过了,合适的话给你打电话。”“这是去年3月的信息,人早就招满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招人招人,不过你得先交200元上岗防护费,用来给你买口罩、消毒水啥的”……划掉18个电话号码,许小平知道100元的中介费打了水漂。

新京报:你最担心什么?

7.疫情对全球旅游行业打击巨大,恢复比较慢。国内旅游业疫后恢复要比国际快,会继续与海航合作希望它挺过去。

梁建章:花钱要投资在大城市的扩容,这是唯一能获得比较好的回报且不会形成坏账的措施。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在继续,以前在很多小城市建小镇,结果形成大量坏账,证明还是大城市更有效。

许小平现在已经搬进了工地的“隔离观察宿舍”,每天有人给他送三餐,他只需一天一测体温,每天有专人来宿舍消毒,等到14天隔离期满就可以上岗。

梁建章:中国的GDP还是要保持一定速度增长。因为我们的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1/6,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增长2%-3%,这是不可以接受的。如果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那么永远追不上美国。不过,如果措施到位的话,6%的增速完全有可能。

在开放投资方面,可以进一步加大高科技、金融服务、医疗教育等行业的开放力度,让更多像特斯拉这样的高科技企业来中国投资办厂。当然,面对面的交流在很多情况下还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在人员交流方面,我们需要严格区分,避免一刀切地切断和国外的交流。如何在防治疫情和人员交流之间找到最佳平衡,将成为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难题。

“如果能视频直播砌墙就好了”

新京报:新冠肺炎已经成为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你认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防疫手段有什么差别?

梁建章:要避免这种风险,我们就必须全方位地加强和世界的交流,包括商品交流、信息交流、资金交流和人员交流。在人员交流暂时受阻的情况下,保持信息和资金的开放就变得更加重要。

严格区分避免一刀切对外隔离  疫情不会导致中国供应链在一两个月内转移

新京报:相比国内的强力措施,你如何评价其他国家流感化的防疫对策?

梁建章: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就不只是传染病学的问题,更是一个综合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如果只从短期来看,那么在某个特殊时段限制外国人入境,给经济直接带来的负面影响似乎相对有限,最多不过是损失了与入境旅行相关的一些产值。但是从长远来看,其负面效应却可能变得非常巨大。比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好不容易占据了世界供应链的重要部分,但如果在今后的一年半载里面,各国的企业家、营销管理人员都无法来到中国,那么中国和全球的连接会越来越弱。而在很多创新领域,中国和全球的合作,早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

梁建章:疫情的转变是很快的,目前中国政府是最有防范能力和防范措施的,但也是血的教训。此前中国政府发挥了强大的执行力,采取大规模社区隔离等强力措施,将首先在武汉暴发的疫情控制住,很多工厂和企业也正在复工过程中。

截至3月10日,沈阳市就业和人才网上服务大厅近30天提供招聘信息2653条。与疫情前工作岗位需求不同,虽然服务员、销售员、家政员的需求大幅度减少,但送餐、快递、运输、线上销售等岗位需求骤增。

新京报:目前政府已经针对复工复产推出减税降费的多项措施了,这是不是你所谓的刺激政策?

第二天早上,屈萍进舱开始工作。交接班、测患者生命体征、核对药品及医嘱,申领物资后进行发放。每次不管多忙,她都会按照约定关注阳阳的动态,给阳阳带去爱喝的纯牛奶。

在老乡的帮助下,他在沈阳市皇姑区租下一个未返工同乡的床位,每晚30元。按着事先记下的地址找到企业办公室,才发现是一家职介中心。对方让他交了100元服务费,给了18个电话,便匆匆打发他走人。

新京报:如何避免中国与世界的脱钩风险?

疫情全球蔓延容易形成反向恐慌  警惕脱钩风险

“招生产运输工的特别多,一听我只在工地干过,没B2驾驶证,就没了信儿。好不容易找到招砌筑工的,没有电子简历,没法子到现场展示技能,最终也不了了之。”许小平说,“如果能跟招工者视频直播砌墙就好了。”他后悔以前工作时没拍下干活的视频留用。

梁建章:会有影响,不过一两个月内不会发生转移。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的对外交流退回改革开放之前的水平,那么整个社会将是一种什么状态,经济又会下降到何种水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好不容易占据了世界供应链的重要部分,但如果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各国的企业家、营销管理人员都无法来到中国,那么中国和全球的连接会越来越弱。打个比方,如果马斯克当初来不了中国,又或者抵达中国之后就必须被隔离14天,与此同时,他的管理团队也来不了,还会有后来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吗?

对于8岁的阳阳而言,每天最开心的事,便是跟着大人们到病房外做养生操。此时,好动的阳阳总会在人群中跑来跑去。陕西护士汪凤麟当班陪练时,便会拉着阳阳一起玩游戏。

新京报:防范脱钩风险方面,有无可以借鉴的案例?

梁建章: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与全球隔离的代价。当中国以外的主要国家纷纷将新冠肺炎当作流感来应对时,中国也无法独善其身。如何适应这一可能的前景是中国面临的重大挑战和值得深思的议题。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