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娱乐创始人陈鹏博我是如何做成抖音第一大直播公会

拥有4万个达人和主播、直播业务月流水7500万,在抖音的官方榜单里,直播公会“愿景娱乐“长期盘踞在公会第一的王座上。若再加上短视频、电商、广告等业务,愿景娱乐的月流水已经过亿,在包括无忧传媒、papitube等一众抖音的明星机构中,这是唯一一个做到规模破亿玩家。

自短视频开始,抖音上的内容就以“漂亮小姐姐”和潮酷、有趣的风格为主,而愿景娱乐所擅长的则是发掘“颜值主播”的价值。陈鹏博的第一桶金就来自于颜值主播薇薇安,2017年,他从花椒上挖掘到后者,给出一年30万保底的承诺,并把她带到一直播上。

陈鹏博擅长的与抖音所要的不谋而合。彼时抖音的日活用户数在春节前后刚经历了一轮暴涨,由3000万上升至近7000万,这个快速生长起来的流量池也吸引了愿景娱乐。

目前看来短视频的变现力度比较有限。同样作为抖音上的头部MCN机构,愿景也接入了抖音广告平台——星图平台。目前,愿景娱乐每月通过星图和自持达人获得的广告营收月流水大概在800万左右,虽然给愿景娱乐带来收入,但比重远不及直播。

虽然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但靡靡细雨根本阻挡不了选手和观众的热情,黄勇和妈妈开心地看着跑道上的选手,妈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当重庆市川剧院首席二胡演奏员杨阳、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谭中怡、重庆知名歌唱家刘广等60多名演艺人员为大家带来演唱《我和我的祖国》快闪活动时,引发全场万人合唱,黄勇的妈妈也开心跟着拍手。

根据淘宝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淘宝81名主播年引导销售额过亿元,进入淘宝直播亿元俱乐部。淘宝直播方面更是宣布,未来淘宝直播将带动5000亿的成交规模。在淘宝总裁蒋凡看来,“直播已经不是点缀,而是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

在2018年4月入驻抖音后,愿景娱乐成为了平台上的第一家直播公会,创始人陈鹏博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窗口,迅速招募主播,占住了抖音直播上第一波流量红利。随后,公司为头部主播配内容团队,再次快速切入短视频业务。目前,从抖音官方公布的短视频粉丝和分发量来看,无忧传媒、愿景娱乐和papitube长期占据抖音MCN机构榜前三位。

实际上,抖音的直播业务在整个2018年都没有引起行业的太多注意,反而是字节跳动旗下用来对标快手的火山小视频把直播做的风生水起。据小葫芦数据透露,火山直播在2018年年末的月收入已经达到10亿以上。

这是在抖音上做直播与其它平台不太一样的地方:脱离短视频的网红和直播内容,很难起量。“在抖音,一切都离不开短视频,目前我们的直播流量80%都是由短视频导入的。” 陈鹏博告诉36氪。

巫漪丽擅长西洋古典及浪漫派音乐的演奏,她的演奏热情细致、音色优美。她也努力用西洋乐器来创新性地表达中国的民族音乐。巫漪丽曾引用贺绿汀老先生的话说,“中国钢琴作品一定要演奏好,如果不演奏好,那就只能永远停留在纸上”。

愿景娱乐创始人陈鹏博

但毫无疑问的是,直播业务是今年字节跳动的重点之一。36氪曾独家获悉,字节跳动自去年开始搭建“直播大中台”,以支持字节跳动的所有直播业务。被视为赚钱机器的直播,今后将被字节跳动提至更重要的战略位置。而作为字节跳动的流量池——抖音,也将会在直播业务中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黄勇背着妈妈去了故宫。

“马上直播月流水就能做到一个亿,下一个目标是把电商和广告月流水也做到一个亿。”陈鹏博说。

简单纯粹易懂的剧情,配上精致的制作,这貌似是早期迪斯尼动画的特色。也许如今重温有着美好童年回忆的《小飞象》,会觉得故事情节不够精彩,但其瑰丽的想象力依然把我(和小朋友们)看得目不转睛,实现性质爆棚的醉酒幻象段落,更是少有见闻的出色。开始以为是一部低龄儿童片,但Dumbo喝醉那段真是太cult太艺术了,整部电影的精髓就在此。

通常,长期、大量在抖音上制作短视频的MCN机构都对抖音的内容套路、以及不同时期所重点运营的内容类型了然于心,愿景娱乐也不例外。但与大部分机构不同的是,愿景会给他们认为能“爆”的短视频加把力——买dou+。“投入一万块钱的dou+,获得两百万的播放量和四万的粉丝量。” 陈鹏博举了一个例子。

2018年,挟裹着巨大流量的抖音入局直播。

195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巫漪丽闭关三天三夜,创作出了《梁祝》钢琴伴奏。她曾表示自己对《梁祝》的改编,是一个中西音乐表达手法相糅合的过程,“世界范围内最知名的中国乐曲,《梁祝》应该算一个,因为它的旋律确实非常触动人心。”去年在央视综艺《经典咏流传》首期节目中,88岁的巫漪丽曾再次弹奏《梁祝》。

目前,愿景娱乐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签约新的“带货型”达人和主播,并且在淘宝上已有一定等级的成熟店铺,同时承担店铺的做货成本和代运营成本,将自己的主播与淘宝店铺嫁接起来——在抖音上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引导成交,在淘宝上完成交易。

据悉,在2018年“璧山孝子”感人事迹爆红网络之后,璧山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事组委会承诺,往后每年举办赛事,都将在比赛现场设置特别观赛席位,邀请黄勇及其母亲莅临观赛。黄勇对记者表示,只要他有空,并且母亲的身体状况允许,他都会陪着她每年都来看。

2018年6月,抖音上线了dou+系统,这是抖音针对流量变现的新玩法。企业用户可以通过dou+购买流量推荐,将视频推荐给更精准的人群,提高播放量。而这也成为了愿景娱乐为主播做流量运营的主阵地。

“我已经带她去了北京,背着她爬上了万里长城,以前家里穷、孩子多,妈妈没出过远门,我想带她出去看看。”黄勇说,他一直都是这样背着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母亲逛公园和短途旅行,这些年已经带她去了北京、宁波等大城市,也背着她爬过武陵山、金佛山等重庆的名山,也背她去过洪崖洞、洋人街等网红景点。

巫漪丽一生极富盛名,然而她却表现得极为淡泊,总是说“我一辈子想着跟音乐作伴儿”。

目前,愿景旗下或签约或挂靠的4万个主播和达人,均由一个百人左右的运营团队管理着。在陈鹏博看来,如果能管好自己的运营团队,就能管好他们手中的主播。而他管理自己团队的办法也不乏“野蛮”之气——高奖高罚。

真人版的《小飞象》依旧那么温暖而充满魔力,小飞象每一次的腾空飞起,都足以点亮心中一点点的奇梦。小飞象一跃而飞的时候,那些美好不美好的回忆也随之而来,禁不住泪流不止。而且,这似乎是一个“个体户联合起来,在一个类似迪士尼乐园的地方,打倒了一个华尔特?迪士尼似的收购狂人”的故事。最让我感动的地方还有最后小女孩把妈妈留给她的遗物扔了,因为她意识到那只是一个媒介,一个象征,真正的力量始终在自己身上。

2019真人版《小飞象》是迪士尼动画真人化中最令人满意的作品,蒂姆·波顿将其独有的哥特风格带入迪士尼公式化的合家欢故事中,效果让人十分满意。好看的超出预期,情节感人也很有爱,佩服美国迪士尼总能将电影拍得这么温情温馨与感人,并且还是老少皆宜的浪漫童话电影。相比蒂姆·波顿之前的作品风格要收敛许多,美轮美奂的马戏表演与生动活泼的CGI角色印象深刻,场景营造到特效呈现瑰丽大气,童话的脸谱化性格设置与结局多处转折导向的随意性实在有点败坏温情之外的好印象。

由于自己能够与工厂直接合作,以卖女装为主的愿景娱乐可以把电商业务的利润控制在30%以上,而这个利润空间已经超过了传统直播业务,更是远高于广告。

黄勇回忆起母亲第一次在他的背上登上长城的时候,兴奋得不得了,黄勇也很开心,完成了妈妈一个大大的心愿,也完成了自己对她的许诺。

1941年拍出这样的作品,迪斯尼早期的创造力实在惊人,在技术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创作者在影片的音乐、舞蹈动作和形象刻画上下了很多功夫,搭建马戏团和呆保喝醉两场戏更是把迪斯尼幻想加舞蹈的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让人惊叹。基本延续《幻想曲》的感觉,所以相对来说结尾解决得稍微有点仓促,但这是一部艺术性娱乐性兼具的动画电影,情感特别质朴,把歌舞和想象力两种非现实主义元素结合得特别好。

严格说起来,愿景娱乐走的并不是什么他人没走过的路,在做公会这件事上,钻研平台规则,以雄厚财力砸钱捧主播,通过用户打赏来回收资金,这个成功路径已经被YY上娱加、舞帝等老牌公会证明过。秀场直播清晰可见的天花板也早就被这些公会触碰过,如果没有开拓除了颜值之外其他内容形式的能力,收入增速放缓将是不可避免的。

陈鹏博也逐渐摸清了抖音上短视频和直播的玩法——通过短视频吸粉,用直播、电商、广告变现,他“享受了几乎完整的抖音红利期”。

小飞象的原型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象——金宝,曾经人类以“爱”为名禁锢了它的灵魂与肉体。迪士尼以其为原型给我们带来了充满治愈与温馨的《小飞象》,与其说是经典动画的翻版,看着则更像一个全新的版本。在缺陷中找寻自我,打开奇幻之门的冒险旅程,本片更注重人与动物的和谐关系,侧重到每一位角色的成长蜕变,不断递增的家庭情感,并加以设计交相呼应,感同身受孕育内心的感动。

“其实她也心疼我,那次从武陵山顶背着她走下来,一路边走边歇,走得很累,她看我很累,之后每次喊她出去耍,她都不是很愿意出来,怕累到我。”黄勇说,他感觉自己身体还可以,背着她去更多的地方还是没有问题,等到背不动的那天再说。

去年4月22日,2018璧山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在璧山区人民广场开赛时,43岁的黄勇背着90岁老母亲看马拉松的照片和视频以“10万+”的点击量刷爆朋友圈。重庆晨报以《背着妈妈看世界》为题,报道了这对母子照片背后母子情深的日常生活,以及他时常背着母亲出去旅行的故事。《背着妈妈看世界》刊发后,引起了巨大的关注,一句“陪伴是最好的孝心”获得了无数网友的点赞。

陈鹏博在抖音上运营网红的基本思路是通过制造爆款短视频吸粉,再转向直播,以打赏变现。

进入2019年以来,以卖货为导向的电商直播正在逐渐取代秀场直播在陈鹏博心中的位置:“每一场直播的内容和打赏都是不可控的,但是电商直播的每个环节都是更容易被量化的,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直播会成为电商的重要场景之一。”

但在主播运营上,愿景娱乐与大部分公会都不一样。一年数百万元的保底薪酬、为赚取粉丝和流量而进行的持续投入,是他们愿意给全约主播开出的优渥条件。

在主播的培养上,愿景娱乐的打法是让大量腰部主播及长尾主播挂靠,同时签约成熟主播。这些成熟主播原本就自带粉丝,她们可能是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红人、可能是中戏等艺术类高校学生,大多都在社交网络中拥有一定的粉丝基础。而粉丝基础则意味着不需要经历从零开始的艰难,一旦粉丝迁移至抖音,再配合内容和流量运营,成功率几乎可以得到保证。

2018年6月15日,愿景娱乐实现了当月过100万元的流水。

与之前在做秀场类直播内容一样,直播电商同样离不开短视频的导流。“我们希望主播从短视频以及更多的渠道去获取用户,沉淀更多的用户,可能不是所有的公会去做短视频MCN,但所有的公会、主播应该全面拥抱短视频,这是很有必要的。”

拥有大量网红的抖音自然也不会放过电商变现的机会。去年5月抖音就开始建立自有电商店铺,构建自己的电商闭环。今年4月,抖音还在安卓版中上线了电商小程序,并在其后将“商品搜索”功能接入小程序。作为字节跳动最大流量池,抖音正在增强其场景化的分销能力,加速电商商业变现。

每个月,陈鹏博都会为运营团队立下营收目标,若能达到,所有人的底薪和奖金双双翻倍,但若达不到,则双双减半。在这种略显极端的奖罚刺激下,愿景的直播数据涨的很快,每个月的流水几乎都能保持20%的增速。

这是唯一一部让我哭的很伤心的动画片,闪光点很多,不论是小飞象遭受欺凌还是与母亲的重逢都很催泪,但结局看到小飞象仍然待在马戏团里让我很难受,看似突兀的粉色大象实际上是最纯粹的想象力展示,和《雨中曲》有异曲同工之妙。抛开幼稚的剧情,当看到Dumbo最后飞起来时还是得承认老式迪士尼动画的魔力。

2018年璧山国际半程马拉松赛现场,一名男子身背母亲观赛的照片,红遍网络,引起网友和媒体广泛关注。今(14)日,在2019年璧山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举办当天,照片主角黄勇及其母亲也受邀来到比赛现场,在组委会特设席位观看了这场马拉松比赛。

说到未来,黄勇说:“希望能陪她去更多的地方看风景。”

▲去年,黄勇背着妈妈看马拉松。

2018年4月,抖音开始招募公会入驻。愿景娱乐是去年4月时抖音平台上的唯一公会。“我什么也不干,每天就招募主播,第一个月招了200多人。” 陈鹏博告诉36氪。他当时也在赌,赌抖音直播会火。在随后的两个月时间内,愿景娱乐花了200万签约费用招募了近4000个主播,开始了在抖音平台上的冷启动。

琴声响起,感动亿万观众。当她走上台坐在钢琴前,一个个音符倾泻而出,强大的生命力冲击着在场每一位观众的心灵。琴凳上坐着的彷佛已不是一位耄耋老人,而是一个对钢琴饱含深爱之情的“少女”。“千古传颂生生爱,山伯永恋祝英台”,曲中深意融化在老人指尖的一段段旋律之中。

“她很开心,一直在说‘好多人’,她最喜欢热闹了。”今(14)日,在璧山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现场设置的特别观赛席位上,黄勇和母亲一起开心地坐着观看了这场盛大的赛事。

无论是批量招募主播、为头部主播开出高额保底还是为主播持续投入内容制作和流量成本,都离不开愿景娱乐最初的那一笔在一直播上赚来的“启动资金”。这种略显“粗暴”的模式,加上持续投入的能力,在陈鹏博看来是愿景娱乐能够与其他公会拉开差距的原因。

难忘的一部儿时经典《小飞象》,温馨的氛围,精致的画面,丰富的想象,素朴但永不过时的寓意,没想到40年代的好莱坞动画片已经相当成熟了。虽然是迪斯尼早期的作品,但是时至今日仍然令人难忘,其配乐也是影史经典之一,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的肯定。另外不要以为《千与千寻》是首部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肯定的动画片哦,半个世纪前,《小飞象》就做到了。

借着那年一直播的上升势头,薇薇安和其他主播带来的年流水一度过亿。但随着一直播渐显颓势,薇薇安离开,愿景娱乐需要找到下一个尚在红利期的平台。

这一部真人版的《小飞象》还原了美国东南部在上个世纪初的马戏团生活:虽然世界上战事不断,时时面临欧洲旧世界的挑战,大萧条的暴风骤雨即将来临,但是,人们仍然努力生活,憧憬未来,探索科学,并且保持一颗温暖和真挚。全片最动人的地方是感情真挚,两段小飞象高空起飞的片段我也是悄悄抹泪了。人与动物之间的一些互动,依然像任何一个动物电影一样催泪。特别是影片的结局很环保,很积极,希望能给小观众带来比动画更为直观真切的感受。

“短视频+直播+电商”的新变现法则

▲黄勇背着妈妈爬上了万里长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