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新公司向湖北武汉等地捐赠总额300余万元资金和物资

近期,湖北省武汉市等各地陆续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如新中国1月27日宣布,将通过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向湖北省武汉市等地捐赠100万元人民币和400台如新空气净化器,捐赠总额达300多万元,用于支援湖北抗击新型肺炎疫情。

“我给 11 个月大的宝宝当志愿奶爸”

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四川都江堰的朋友说,他自己在家做火锅,想寄给我,给我发了很多照片。

有一个广西来的医生叫温汉春,从登记的身份证号码发现她那天过生日,我们特地做了蛋糕和长寿面。

家附近有只粘人的小野猫,叫小花,我经常去喂它。

——“我康复了之后,我不会在家里待着,我要马上去前线工作的。”

原来,这是一座刚建成的仓库,队员们进场时,仅有一根直达仓库的电线,电压仅能满足照明。大伙忙了一夜,准备烧一壶开水,结果刚插上电源,仓库陷入一片漆黑。无奈,队员们只能连续喝了一周的矿泉水。后来,在地方政府和电力部门的帮助下,换了变压器,拉上新电线,队员们才喝上开水。

一位孕妇在被隔离的产房顺利生下了女儿;

丈夫叫陈升浩,37 岁,是江岸区分局大智派出所的警察。他的妻子刘昌璇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感染了肺炎,1 月 22 日开始住院治疗。

看似简单的搬运中转,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这是晚上 9 点半,陈升浩和在病床上插着管的老婆视频:

半个月洗上一次热水澡,很开心

“亲历汶川地震的陌生人,

有天夜里我抱着哄她睡觉,哄着哄着我俩都睡了。这张照片是她爸爸拍的。

张勇说,来汉的450名蓝天救援队员,大多数有着丰富的国内外救助经验,此次来汉,都义无反顾。

有天凌晨,一个七十多岁的爹爹(爷爷)突然病情恶化,立马推到抢救室除颤,胸外按压等等,最后还是没救回来。

采访3个多小时后,湖北队队员皮建军为记者倒上了一杯热水,他笑着说:“这可不是一杯普通的热水。”

凌晨四点的武汉口述:在武汉的读者和朋友们

“我们站得远远的,给她唱了生日歌”

一群最美逆行者,为何如此拼命?

3月2日,记者走近那一片撑起佑护生命的“摇篮”,探寻在荆楚大地上绽放的美丽花朵。

一个男孩给刚认识的婴儿当了志愿奶爸;

仓库分为医疗设施区和生活物资区,前者堆放的都是口罩、护目镜、手套等防护用品,后者库存的是奶粉、牛奶、尿片等生活用品。每一箱物品上都注明了产品的型号、大小、规格、数量等信息。蓝天救援队全国总队长张勇介绍,这些物资已分好类,省慈善总会的分拨计划一到即可出库。

我们每天在机场保障航班,组织人员装车转运物资和行李,特殊时期 24 小时待命。

在家隔离这几天,每晚我都在快手上直播教大家画画,画完跟大家聊聊天。

唱生日歌时我们都站得远远的,但我们的心很近。

进入基地,记者仿佛来到了一家正在加班作业的工厂:等候进入的车辆排起了长队;从门岗到仓库约300米的道路两边,摆放着一排集装箱,里面阵阵电话声、传真声;在仓库门口,工作人员正指挥着2辆货车有序进入……

90后女孩李梦丹是荆门的一名教育培训师,1月28日瞒着丈夫和孩子,一个人跑到武汉,做起了一名统计员,每天坐在仓库门口16个小时,没有算错一笔账。3月1日,当她被前来支援的队友替换时,泪流满面,依依不舍。“如果有需要,我随时可以赶过来。”

15时,3名女队员拿着衣服和洗漱用品,登上了停在板房旁的一辆绿灰色卡车,上面写着“女士专用,男士止步”字样。

这是我女儿画的,病毒下面粘了弹簧,病毒一出来,她就用锤子使劲儿捶。

有一次,一位队员把1000只手套错看成了1000双,直接发了出去。凌晨2点,医院打来电话,队员们连夜补货。“我们弄错了一个数字,就可能会影响前方的救治,必须时刻仔细再仔细。”

这是一场细致的绣花活。95%的物资需要开箱清点,重新分配。一家海外机构捐赠的物资要分给58家医院,仅口罩就有10多种型号,且大部分标写的是英文,手套要数到“只”,不能有丝毫差错。队员们坐在地上清点了4个多小时,所有人眼睛都花了,腰也伸不直了。

情人节前夕我拍一个vlog,遇到一对夫妇让我特别感动——

所有捐赠将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统一拨付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用于湖北省武汉等地采购防控疫情所需物资及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医护人员家庭、有患病亲人且经济困难家庭青少年提供资助等。

1月25日以来,约2600万件援助湖北的防疫物资,从这里紧急运往医院、单位、社区,统一蓝色着装的志愿者用双手和汗水筑起了一条物资中转的“生命通道”。

在病房里要戴3层口罩,穿防护服,手套10分钟换一次

“这是我们一个多月来睡觉的4个版本。”皮建军讲解了床的由来。

这之后,陈升浩主动报名了武汉中心医院附近的值守工作,他说:“我每次巡逻从那边走的时候,都会想到我在守护我老婆。”

为了早日从疫情手里赢回普通的生活,通宵达旦地努力着——“我们不睡,这座城就不会输。”

这是一场超长接力跑。超负荷工作不能让一个人长期干,江苏、河北、河南等9省(市)的蓝天救援队接踵而至,轮流换班。截至3月1日,已累计有450名队员援助武汉,中转物资约2600万件,日均分拨物资72万余件,目前在岗队员为170人。

情人节前夕我拍一个vlog,遇到一对夫妇让我特别感动——

这是一群最美逆行人,一群最可爱的人。在他们当中,有老板,有律师,有公务员,医护人员,还有普通的打工者,他们身份各异,却都怀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心。

55岁的皮建军来自黄石,是大冶市一名公务员,2015年荣登中国好人榜,曾参与四川雅安、缅甸、云南鲁甸等地大小搜救10余次。此次,他带着老婆一起来武汉,坚守阵地30多天。

——“那以前你说好要推我晒太阳,说话要算数哦。”

我经常抱着哄着放歌给她听。她喜欢公主抱,还要到处晃悠,不喜欢一动不动,坐着会哭,也不能放床上,就爱在你怀里仰着头东看看西摸摸。

本来想洗了澡换了衣服之后再抱她,但洗完出来她已经睡着了。

连续工作 8 天后,晚上 11 点半回家,一推门进屋,发现女儿还撑着没睡,在等我。

一个男孩给刚认识的婴儿当了志愿奶爸;

蓝天救援队是中国民间专业、独立的纯公益紧急救援机构,成立于2007年。疫情发生后,张勇1月25日在北京发出援助武汉的倡议后,蓝天救援队湖北队、江苏队、北京队的数十名队员立即开拔,自驾大货车奔赴武汉。他们连夜通过各种关系找到这座面积7500平方米的仓库,次日开始分拨中转省慈善总会接收社会捐赠的各类防疫物资。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短片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几十个在武汉的普通人,在简单的指导下自拍上传给我们的。一些画面可能有点模糊、摇晃,却十分真实——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会害怕,会想念父母、女儿、男朋友,想念热干面,也会觉得口罩勒得脸好疼……

11时许,2辆邮政大货车进入仓库,50多名志愿者迅速迎上去,打开车门,将物资一件件搬运下来,分类存放。这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赠的物资,从上海转运过来,有口罩、防护服、体温计、鞋套等各类用品,共计1486件。1个小时后,物资全部归位,所有人大汗淋漓。

河北队队员董国强是一名大老板,身家上亿,得知招募信息后,连夜写下“遗书”放在保险柜,直奔武汉。20天后,家人才知道他在一线参加救援,担心不已,他却大手一挥:“没事,大不了把自己丢在武汉了,后事我都安排好了。”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武汉下雪那天,小花在雪里打滚,可开心了。

曾有人问张宇朴:“你为什么这么拼命?”“热爱生命。”

她是春天在武汉出生的,所以起了这个名字。我们给她写了句祝福:“汉无恙,春归来”。

这是晚上 9 点半,陈升浩和在病床上插着管的老婆视频:

凌晨四点的武汉口述:在武汉的读者和朋友们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短片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几十个在武汉的普通人,在简单的指导下自拍上传给我们的。一些画面可能有点模糊、摇晃,却十分真实——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会害怕,会想念父母、女儿、男朋友,想念热干面,也会觉得口罩勒得脸好疼……

“4.0版本的床睡得非常舒服,条件太好啦。”坚守了1个多月的江苏队队员张宇朴经历了每个版本,睡在单人床上,他非常满足。

皮建军说,刚来的时候,没有电,没有设备,无法提供热水,所有人半个月没有洗澡。后来,有人运来了2台燃气热水器和4台电热水器,可一次供6个人使用,大伙才开始轮流洗澡。但到女队员时,还要派一个人站在门口“放哨”,非常不便。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你在那边加油,然后早点回来嘛。”

一位孕妇在被隔离的产房顺利生下了女儿;

——“我康复了之后,我不会在家里待着,我要马上去前线工作的。”

丈夫叫陈升浩,37 岁,是江岸区分局大智派出所的警察。他的妻子刘昌璇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感染了肺炎,1 月 22 日开始住院治疗。

你见过凌晨 4 点的武汉吗?这次,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记录下了从夜里 9 点到凌晨 4 点的武汉。

起初,队员们没有床,困了就直接坐在椅子上“点”一夜头,有的五六个人挤在一辆皮卡车上,裹着两床被子蜷着身子将就一晚;几天后,有了一些简易帐篷,3个大男人可以躺下来一起睡;再后来,又陆续来了一些宽大、挡风的高级帐篷,队员们每人一顶,终于能睡上一个安稳觉;2月下旬起,陆续调来了23个集装箱板房,150多名队员有了自己的单人床。

江苏队队员许鹏2月7日星夜驰援武汉,后来主动到山东协调一批弥雾机,2月21日在运输途中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年仅39岁。之前,9岁的儿子问他:“爸爸,你在哪?我想你。”他回答:“爸爸在武汉打怪兽。”没想到,这个善意的谎言成了父子间最后的对话。

本来准备抱一下她的,后来一想,算了。现在是特殊情况。

离洗澡车20米远,是一个没有门锁的简易澡堂,由2个集装箱板房拼凑而成,5名男队员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热水澡。

我说现在快递没法进来了,他还是很坚持,又想从我家附近网购东西给我。

一只流浪猫在小区封禁前被人领回家了……

“下班回家想抱抱女儿,可她睡着了”

为了早日从疫情手里赢回普通的生活,通宵达旦地努力着——“我们不睡,这座城就不会输。”

最近的好消息是,陈升浩的老婆 2 月 16 日已经出院了,身体状态还不错。

“我在医院外巡逻,守护住院的妻子”

“全力抢救也没救回来,很无力”

闻者泪目,他们却无怨无悔。

睡上4.0版本的单人床,很满足

我们酒店里住了两个援鄂的医疗队。

仓库内更是热火朝天,有人开着叉车,有人推着平板车,还有人赤手上阵,把一件件摆得整整齐齐的纸箱搬装上大货车。5名队员拿着笔和纸,记录每一件出库物品。

那一刻,有深深的无力感。

在基地,记者还发现各种“卧室”:停在路边的一辆辆皮卡车上,有人裹着被子在睡觉;在仓库二楼的一个角落,摆放着10多顶帐篷,几名队员“横七竖八”地躺着呼呼大睡;在道路两侧,还有23间编了号的集装箱板房,每间板房不足18平方米,却拥挤地摆放着6至8张单人床。

吃完午饭,20多名队员戴上口罩、穿上防护服,整装待发,前往江岸区进行社区楼道消毒。“除了转运物资外,配合地方消杀是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张勇说,截至3月1日,他们已累计为武汉市2000多个小区、楼宇进行了消杀。只要有需求,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为了让他走得体面一点,我和同事花了一个小时给他整理仪容,擦拭身体、消毒……

每天72万件物资发往防疫最前线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你在那边加油,然后早点回来嘛。”

最近的好消息是,陈升浩的老婆 2 月 16 日已经出院了,身体状态还不错。

其实我当时家里已经收养了 6 只猫。但因为武汉管得越来越严,不让出去,我放心不下,就把它也收养了。

这个 11 个月大的小女孩叫小格格。她家好几口人都确诊了,她住院观察,孩子爸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一位年轻护士送走了抢救失败的老人;

2 月 15 日晚上寒潮来了,风雨特别大,我特别担心,凌晨 3 点左右下去找它。它知道我来,马上就蹦出来了。

“这是省应急管理厅3月1日调来的一辆洗澡车,专为女队员服务。”队员们说,这辆车24小时提供热水,可一次性满足8人同时洗澡,3月2日正式投入使用,10多名女战友个个高兴坏了。

——“那以前你说好要推我晒太阳,说话要算数哦。”

答案只有四个字:热爱生命!

这是一场沉重的体力赛。张勇描绘了这样一幅情景:20多名专业能力强的志愿者24小时驻守天河机场,负责国际援助物资清关,然后搬运上车;20多辆大货车日夜驰骋在机场到基地10公里的道路上;100多人守在仓库,不停地搬运,入库、出库通宵作业。1个多月来,每一个队员至少熬了5个通宵,平均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5个小时,一天下来腰酸背痛。

“我在医院外巡逻,守护住院的妻子”

老人的儿子收好遗物,没说话,也没哭,但我忘不了他走的时候那微微驼下的背影。

这是一群“钢铁”战士:没有床,坐着椅子上靠一夜;没有热水,坚持半个月不洗澡;没有电,无法烧开水,寒风中拿着矿泉水直咕噜。千里奔波,与疫情赛跑,还有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一只流浪猫在小区封禁前被人领回家了……

基地医疗队的3名女同志,都是外省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主动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在武汉一待就是20多天,每天为队友们测体温、做检查,指导大家如何防护。

“寒潮来的晚上,我收养了第 7 只猫”

他说:“地震的时候,全国都在帮我们啊。”

24小时连轴转,450人轮流接力

这之后,陈升浩主动报名了武汉中心医院附近的值守工作,他说:“我每次巡逻从那边走的时候,都会想到我在守护我老婆。”

一位年轻护士送走了抢救失败的老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