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十年不由天命事在人为

“人,是美团网最宝贵的资产。”

电子商务,不只有商品

是的,再大的企业,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人身上。不管是做商品的电商,还是做服务的电商,都要面对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而不是将用户抽象化为一串串冰冷的数据。

面对竞争对手铺天盖地的广告,美团的员工心急如焚,王兴却不为所动,当场断言:打广告没用,我们就做线下。

但王兴却与众不同,当他的校内网被变卖、饭否网被关闭后,他没有选择继续在熟悉社交领域创业,而是一个猛子扎进了陌生的电商领域。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有路径依赖的,比如你毕业后的前三份工作都是运营岗,那么即使有更好的选择摆在面前,也很可能继续去做运营。简而言之,人们很难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做线下推广,最需要的就是人才。2011年,王兴得力干将王慧文一边做“线下战争”动员,一边发放期权稳定团队。“把人留住”,成了美团高层的首要任务之一。

 把“美团”二字剥开,里面就是“人才”

王兴做的第一个项目叫“多多友”,一个典型的社交网站,它的创意来源于王兴听过的一句话——“世界上任意两人都能通过六个朋友连接在一起”。所以网站的功能便可想而知:通过朋友认识朋友。

美团是王兴在电商领域的第一次尝试,在此之前,他的创业内容几乎都与社交有关。

多年做社交的经验,让王兴对人的需求看得愈发通透。他很清楚,这些商家希望有一种互联网推广模式能给他们带来流量,并完全按照效果付费。事实上,美团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做起来的。

由于王兴在美国读过大学,他发现大学校园SNS在国外非常流行,但国内这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于是,2005年12月,王兴和王慧文、赖强斌等人一同创办了“校内网”,也就是盛极一时的人人网的前身。

哪有什么宿命,不过是事在人为

美团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就迎来了一波激烈的同行竞争。

但愿未来,电商们都能用最好的员工,让顾客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当然,想打好这场千团大战,既要强兵,也要强将。为了请来“名将”干嘉伟,王兴六次飞去杭州,把掏心窝子的话说了个遍才令其动容。

美团能有今天,“人”的作用功不可没。

学校老师演练错峰放学。蒋雪林 摄

的确,创业就像写科幻小说,一个好的点子就能撑起一个产品。也许是王兴的灵感源源不断,不久后他又做了一个叫“游子图”的项目。游子图是一个专门的服务性网站,功能也很简单:帮海外的“游子”把自己的照片印出来送给父母。

如此看来,王兴看人的眼光是何等犀利,才能在最正确的时间找到最正确的人才。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美团”二字拆开,便是“人才”与“兰口”二字。意思或许是说,只要嘴里能说出花儿来,再好的人才也能为你效命。

四联小学校长冉茂涌在模拟发现学生有发热、咳嗽等症状时向疾控及教育部门汇报。蒋雪林 摄

显然,王兴能想到的事,别人也想到了,就算想不到,看也看会了。在2010年3月到2011年8月的一年半时间里,中国相继出现了超过5000家团购网站,史称“千团大战”。

四联小学校长冉茂涌介绍,为认真落实自治区党委、政府和教育部有关工作要求,全力做好中小学(含中职学校、特教学校、幼儿园)返校开学期间的疫情防控和开学工作,切实保障学校师生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确保学校春季学期安全顺利开学,四联小学组织了本次演练。

我们都知道,打垮竞品公司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打“价格战”,谁烧钱烧不下去了,就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虽然美团在2010年底获得了红杉资本的1200万美元融资,但他的对手也同样强劲,比如拉手网就在一年内拉到三轮共1.6亿美元融资,确实很能“拉”。

在舆论界,很多人喜欢把某人的成功归因为运气。而运气,其实暗含着宿命论的意味,差不多意思就是,天让你成功,你不得不成功。

干嘉伟何许人也?他出身阿里“中供铁军”,只用两年就坐上了销售冠军的宝座,十年中一路做到阿里副总裁,要说地推没人比他更在行。

学校保洁人员对学校教室进行消毒。蒋雪林 摄

美团的十岁生日会上,王兴说:“就在此次疫情中,我们为用户率先推出“无接触配送”等安心举措、通过一系列措施助力商户复工复产、力所能及地支持援鄂医疗队等,这是一家社会企业应有的承担,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本次演练,项目包括督促学生正确佩戴口罩入校、错峰上学和放学、学校大门测温分流、发现体温异常学生后的处置、课堂上发现学生有咳嗽、体温超过37.3度等异常现象时的应急处置等项目。(卢燕奔)

3月1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西乡塘区四联小学举行“学生健康入校”模拟开学演练,以便在开学后,如遇到疫情,能迅速、有序、高效控制疫情、处理疫情。

2010年3月4日,饭否网关闭的第240天,王兴的美团网如期上线。

的确,王兴一步步走来,所有成功都有迹可循。他虽然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却对人际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与其说他是在做生意,不如说他是在做生活。

对于这种论调,王兴向来是不屑一顾的,哪有那么多天命,不过是事在人为罢了。

果然,干嘉伟没有辜负王兴的期望,他帮助美团打造了一支强悍的线下推广团队,用“狂拜访、狂上单”的两狂策略,使得美团的市场份额,成功后发制人,超越对手。

2015年,美团与阿里“和平分手”,转而接受了腾讯的入股。时至今日,美团已然是腾讯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之一,在微信支付页面都给美团准备好了流量入口。

学校老师演练课堂上学生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时的应急处置。蒋雪林 摄

学校老师模拟在隔离室对发热师生进行体温复检。蒋雪林 摄

这些团购网站融到的资金,一方面用于补贴,另一方面用于打广告,即用钱买流量再生钱。

2010年,中国的电商市场正飞速扩大,马云的淘宝网也如日中天。然而此时入局的王兴并不想做第二个马云,他要做的是“第一个王兴”。

“我们相信商品的电子商务和服务的电子商务最终规模是差不多,它的最后规模都是上万亿,我们面临同一个目标,要去做本地电子商务。”

这两个网站都是王兴一时兴起之作,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但从中不难看出王兴的眼光是非常独到的,他很善于发现生活中人们的需求。

因此,王兴选择的是一条与阿里“商品型电商”截然不同的道路——“服务型电商”。他看中的,是商品经济金字塔底部无数小企业、个体户的生意。

美团8周年的内部演讲上,王兴如是说道。

关于美团选择腾讯的原因,业界众说纷纭,从市场到价值观都有人提出长篇大论。但如果把事情看简单一点,美团选择腾讯,会不会只是因为它更贴近个人生活呢?既然王兴是做社交起家的,那他最后回归于社交,自然理所应当。

You may also like...